louis vuitton outlet orlando address
动态公告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动态公告 > 作为选择对象的磨难—读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

作为选择对象的磨难—读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

时间:2014-07-05 14:37来源:未知 作者:汪伦,北京市隆安 点击:

        村上春树的文字,年轻时读过《挪威的森林》,记忆中应是本言情小说,没有留下深刻印象。读书如同吃菜,口味多有不同,各有所好罢。尽管此书,有人说是好书,我却没有感觉。反倒他的这本谈跑步之书,读起来,口齿生香。
        因为不言自明的缘故,多年前我也开始练习跑步,至现在,我居然也跑出些感觉来。故此,我有意识地,找些有关跑步的书,想从中获取一些经验,或者与观念有关的东西。村上的《当我谈跑步时,我谈些什么》一书,便是此类书中,最合我胃口,也最有收益之作。
        为什么要选择跑步?这个问题实在无法言清,但我给出的理由,居然是“不言自明”。你可以解释说,是为减肥,为强身健体,或者是为了其它。很多人,信誓旦旦打算跑步,却最终不能坚持下来。因为,跑步这种最简单的运动,其实也是最枯燥的。围着足球场,一鼓作气,跑上二十五圈,十公里,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,难道脑子有病不成?!所以,我也想为自己的跑步,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。否则,保不准某一天,我也会中途言弃——跑步的理由,不过种种,不跑步的理由,却有万种。放弃,总是最简单的选择。
        带着同样的疑问,我想从此书中找出答案。此书序言,村上写了很有深意的序文——《作为选择对象的磨难》。此文对跑步的理由、价值,乃至跑步“哲学”之类,作形而上学式的解读。读懂这篇序言,大体已读懂本书的主旨。
        萨默赛特.毛姆说:“任何一把剃刀,都有其哲学”。村上的解释,这大约是说,无论何等微不足道的举动,只要日日坚持,从中总会产生出,某些类似观念的东西来。写作如此,跑步当亦如此。有个马拉松选手,每次比赛,都要在脑海中回味两个句子:Pain is inevitable. Suffering is optional. 此中微妙的含义,实在难以解读。村上译之为,“痛楚难以避免,而磨难可以选择。”作为选择的磨难,这是长跑之于人的“哲学”,或者称之为经验法则的东西。这正是村上给出的有关跑步的答案,不能说,此答案尽人如意,但确让人生出某种共鸣。
        跑步,当然是很好的健身运动之一,但健身运动类别多的是,为什么要选择长跑呢?村上自1982年开始,坚持三十多年,每天平均十公里,实非常人所能为。如果只是健身,这种运动量已超出正常的水准,实在没有必要日均跑十公里。若没有运动员的体质,这种运动量可能会有损于健康,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这种运动给他,带来什么呢?作为一名作家,跑步之于写作,两都之间会有什么样隐密的联系?
        村上给出的答案,先是兴趣的理由。为什么要选择长跑?最初的原因是写作带来身体的变化,需要健身,但选择长跑,还是因个人对跑步的兴趣。村上说:“我能够坚持跑步,恐怕还是因为,跑步合乎我的性情,至少不觉得那么痛苦。人生来如此,喜欢的事儿,自然可以坚持下去,不喜欢的事儿,怎么也坚持不了。”此话大致不错,但以我个人的感受,身体之于运动,有一种依赖的关系。如果运动成为习惯,身体对运动会产生依赖感,不去运动,身体反而会产生不适。也许,这也可以解释为兴趣吧。
        村上认为,所谓艺术行为,从起最初的缘起,就含有不健康的、反社会的要素。如果希望将写小说,作为一种职业持之以恒,必须打造出一个能与这种危险(某些时候还是致命)的毒素相对抗的免疫体系。正所谓,欲处理不健康的东西,人们就必须尽量健康。因此,强化“基础体力”,正是完成更为宏伟的创作不可或缺的准备。
        小说家的此种认识,确实精妙!像医生、律师这种职业,每天面对不健康的人与事,如果自身不能保持健康的身心,早晚也会出问题。可能存在同样的理由,当我倍感工作重压之时,最先想到的也是跑步,而且还希望能跑得更持久些。当长跑结束之后,感觉身体内某种不健康的东西,像是被挤压出来,这样又可以轻松面对现实了。
        村上说,跑步不独是有益的体育锻炼,还是有效的隐喻。通过每天的跑步,一面积累经验,一面将目标的横杆,一点点地提高,通过超越这高度来提高自己。超越昨天的自己,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,才更为重要。在长跑中,如果说有什么必须战胜的对手,那就是过去的自己。
        村上此言,听上去仿佛漫不经心,就我所见,却是书中重要的内容。没有人天生就是长跑健将,跑步证成“与自己赛跑”的人生真谛。正所谓,人生而不平等,此乃是不刊之论。一些人不努力,便得不到的东西,有些人却无须努力,便唾手可得。故,我们很难与别人作简单的比较,却可能选择与自己抗争。所有练习跑步的人,都有过此等体验:当开始学习跑步时,跑四百米,也会气喘如牛,胸闷难耐,但当训练有素后,跑四千米,也不过小菜一碟。我现在,一次跑上十公里,已算是常态。此中过程,无不是一点一滴,循序渐进之功。跑步如此,其它人生诸事,莫不如是。
        总之,村上这本书,写的虽是跑步,言的却都是人生。如果痛苦不可避免,作为选择的磨难,跑步是一种很好的选择,它会让人更执着、勇毅,因而锐不可挡。特记住在书的末尾,作者为自己拟就的墓志铭:村上春树,作家(兼跑者),1949-20✕✕,他至少是跑到了最后!
 
louis vuitton sunglasses sale
louis vuitton outlet orlando address